不高产
雷安
嘉瑞、雷瑞
瑞金友情向!金瑞爱情向!

【嘉瑞】放

意识流爽个。ooc我的。






“他不可能。”
语言随着眉头低垂,无意识被喉口轻轻托出。
情感涌上脑袋汇在坚硬的泪腺几番踢踹。强大的男人微不可查振颤了一下。似逼着了二月冬河的水灌淋骨架,欲铸骨以刚正不阿,却偏冻折了护全心脏的脊肋。

仅仅此处,用因饥荒残喘的病患形容格瑞。他囫囵吞下名为恐惧的毒果,在体内生了刺。划破肠道,胃脾。鲜血泗流。
有愤怒。他猛得奔向太阳的方向。
风迎面刮在耳道,刮在心房,轰隆作响。

这是十七岁的格瑞。
肋骨用来护周全,心脏用来装意中人。

他看见有光亮起了半边天,在远处的一川青黛。金黄的颜色交融暖阳。抚慰尘粒。抚慰春花。抚慰一马平川的田
野。最后这光来到格瑞面前吻他眉眼。

格瑞卸了脾气。他说。

不追了。

记忆里那个狂妄自大的男人的身影隐在了太阳里。格瑞耳边还能听见他的声音,是嘟囔打架,是这个男人的狂言。溃于昨日清晰,可一个字也没能忘。

他说他要赠与他的,圣空星最高的礼节。

格瑞踩在明媚的草地里,折下一朵金黄的花抵在唇边轻吻。就当是祝他和玛格丽特安好。

........

丹尼尔合起掌,收起了金色的核状物体。
“回收完毕。废了一番功夫……不愧是嘉德罗斯。”

评论

热度(15)